【丞喃旧事】1/6与1/9的辩驳

起初,我在证明自己是对的这件事上发现意义,然而我并不总是对的,所以有时候,偏执本身就成了意义。

【丞喃旧事】网名的故事

或许作为公民我们的名字只有一个了,但网名却数不清——它们可不是别人用来区分谁是谁的代称,它们是岁月到此一游的签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