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丞喃旧事】歌词本

我本要晾些衣服,不经意间注意到东东在用钢笔抄些什么。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对话,我这就讲给您听。

嘿,Buddy,你在抄啥。

滚,不关你的事儿。

(完)

一 红豆曲:相思撷泪抛红豆

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

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

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

忘不了新愁与旧愁

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

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

展不开的眉头

捱不明的更漏

呀 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

流不断的绿水悠悠

东东说,时隔七年,《红豆曲》竟再次激起了他抄写歌词的愿望。

我捡起吃灰许久的钢笔,打上墨,一笔一划地抄起来————刚落笔,就不禁思考自己究竟有多长时间没有写过字了。

相比唱起来,抄写却更有亲切感了:它把你面对歌词的时间一点一点拉长,像朗诵首诗那般,一字一顿地说给你听。

于是文字鲜活起来,跟这曲子相关的记忆也飘出香味来。

哪怕是一丝羞于启齿的情思,哪怕是一缕转瞬即逝的风露清愁。

林列着五味瓶的记忆宫殿,开始呼唤着你。在某一个平常的午后,把这酿了许久的坛子打开,乘着醉意,睡去,宛如深夜里。

梦里有我,也有你。耳边又传来熟悉的曲:恰便似那遮不住的青山隐隐,隔不断的绿水悠悠。

二 谁借了谁的歌词本

那个时候可没有iPhone,也没有能砍水果的大屏三星。有的是滑盖的N80,全键盘的E71,镶了钻石镀了金的高端大气商务机。

当然那都是大人们玩的。我们只有MP3、MP4、MP5。

所以啊,听歌,是件很幸福的事儿啦。

窗子全都大开着,头顶上电扇呼呼地转,偶尔弹一下爬上作业本的小虫,挨到下课就跑出去打打水枪,听见老师要赶紧躲起来。

舒服的时候,就借同桌的书来,把面前摞得高高的,借女生的歌词本,从口袋里掏出耳机,偷偷地在心里唱起来。

遇见下雨是最开心的时候——可以轻轻地哼出声来啦。

大家喜欢的都差不多。遇见我喜欢的,跟她讲一声,就帮忙抄在后面啦。

有时她也会郑重其事地列出个表单:这些还要你帮忙给下载一下啊。

三 非主流

东东说他上中学的时候,非主流才是主流。

喜欢的,都是情歌。特别是分手之后的男孩唱的情歌。

我好后悔,我好难过,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。女主很感动,然后说你是个好人。

当时还没有网易云,不知道Spotify,也不在评论里讲故事、抄段子、出柜。

好像是酷狗和酷我的曲库最全,千千静听最简洁,百度MP3可以作为空间背景音乐,但用的最多的还是QQ音乐。

那谁谁上线了,一阵敲门。我就赶紧打开QQ音乐,找她聊天:你看呀,我在听你喜欢的歌呢。

运气好的话还能共享音乐,开开语音,一个晚上就甜的睡不着啦。

四 音乐纯粹,爱V绝对

第一次听是单人旅途。夕阳如血,彼岸花开得妖艳。

最难忘是想象之中,还好演唱会上你唱过了。

最爱唱是如果当时,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。

最难堪是宿敌,背过身去,涨红的脸不见,我如何圈揽。

……

东东说再说可能要止不住了。只是再提一件吧。

高一的某个晚自习下课,接到电话,那头的女生唱“都是我的错”。我没听完,就挂掉了。

我未曾想过有哪天一位赤脚大仙飘然而至,摸着头跟我讲孩子你只听许嵩真是错过了太多太多,我笑了笑跟他讲,你不明白。

可能永远不会吧。

后记

东东断断续续地扒拉出这些陈旧的要发霉的断影残篇来,我也并无兴趣。权且记下,也当贾雨村言罢了。

我想除了他自己,旁人是断不能懂得了。又见他情恳意诚,就没再问。

刚下完雨,月光畅快地落下来;树影斑驳,猫在喵喵地笑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