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丞喃旧事】回不去的小时候(一)

东东记起他的小时候,不敢看太阳,连路边的电气焊都躲得远远的——那个太辣眼睛。

我的国、军队和英雄

学校门口的小卖部绝对是圣地。它几乎满足了东东对美好的一切幻想。辣条一毛钱一根,泡泡糖两毛,小布丁和魔法士五毛,大桥道一块。

泡泡糖里有那种能往手上贴的贴画,还可以赠个小本子集神奇宝贝,集齐了可以兑换一个皮卡丘。可以预料的是,东东和他的同学们总是缺那么一两个,直到班里一个土豪买了整整一大罐的泡泡糖,齐了。那大概是东东对欧洲和非洲血统、以及为所欲为的启蒙的认识。

最让东东自豪的是他建立的强大的军队。小人五毛一袋,有十几个,东东大概得买了几十袋。

最开心的周六的下午,就导演一场不会输的战争。东东那时候的世界观还是二元化的:敌人的士兵总是暗色调的、缺胳膊少腿的;而自己的士兵高头大马、作风优良、能打胜仗。

东东会吵着让妈妈换上那片有亭台楼阁花纹的床单,然后把被子扯下来堆成山的样子,这就是我的战场了。那张传单是东东最熟悉的一张床单,那个地方可以埋伏,那个地方能够扎营。

尽管这是一场必胜的战争,但太容易取得的胜利又让人乏味。于是东东会设置一些挫折和困难给自己。

我方的大部队被埋伏了!司令被敌人的间谍包围了!危急时刻,自己就成为那个主宰比赛的神枪手,拿下如神杀戮之后直捣黄龙,让对手在痛哭流涕中打出GG,多么惊险刺激又在意料之中的结局啊!

有时发小会到家里来,带着自己的军队。我们一般是作为盟军来共同作战的。

不好,敌人来偷袭我了,请求支援!好的,黑鹰战机已经起飞!情报情报,敌人正在被我牵制,可以偷家!收到收到,大部队已经集结!

结果总是会赢的。最有趣的是打扫战场,我们各自都能认出自己的士兵,从来不会误领。

当然我们也做过一次对手,对峙了三个小时,最后友好地握手言和了。不过那样多无聊啊,还是并肩作战能够结下深厚的战场情谊。

后来东东再也没心思做导演了,但小人装在罐子里舍不得送给弟弟。

再到后来他便舍得了,那个强大无情的帝国军队也成了江湖上的传说。

纸飞机

我来教你叠纸飞机吧,我会六种。哼,才六种,我会九种。好啊,那我们比比谁的飞的高?

不行不算!我刚才没扔好。

你看就是我飞的最高好吧。呸!明明是角度问题,我这里看还是我飞的高呢。

……

不过东东觉得比谁飞得高多没意思啊,纸飞机是用来传信的好吗。

老师转身写字,一只穿云箭,飞到教室的另一端,打开纸条,两个大字赫然在目:在吗?

我回到,不是本人。

可扔歪了,砸了一个女孩子的脑袋瓜。一阵哄笑,哈哈哈。老师转身,懵逼又忿忿地咬咬嘴唇:是谁啊!

好姐姐你可别说,下课给你买糖吃。

好姐姐说,好的。

虽然撩了妹子,但生活还是要继续啊。我又写了纸条,叠几下,标上收件人的名字,陆运的方式传过去。

这帮损友,传到谁那谁都打开看,然后每人回我一个傻逼。

……

另外一个经常用纸飞机进行的活动是,风扇打飞机。

那种吊顶的三页风扇,开到最大档,我们叠好飞机,努力的从风扇的叶片间穿过去。

啊,我的被打下来了,没事还能飞。

哎你的怎么卡住了,看我去救你。

纸飞机挂在风扇上,会噼里啪啦地响,吵到了另间屋里打麻将的大人们,过来敲敲门,你们干嘛呢!小点儿声!

当然在家里,这种风扇安全的很。但在教室里,东东都会坐在风扇正下面。他不止一次想象过吊扇突然砸下来的场景,而根据他学过的《自然》,正下面最安全。

打卡和弹玻璃珠

打卡,也叫“砸卡”,“搧宝”。最初的“宝”使用纸叠的,东东和他的狐朋狗友们玩的是买的那种圆形的。

规则很简单,交替打一下,谁的被打反过来了,就输掉这张卡。

最基本的,有两种打法,一种是“粘”,很难把别的卡打翻过来,但自己的卡也会落在平稳的位置;另一种是“翘”,是用边缘把处于不平地形的卡翘翻过来,是把握机会,也存在风险。

然后还有一些野路子,比如长袖大卡呼扇法,杀人于咫尺之外。

一摞陈旧的卡,就是男孩最值得炫耀的资本。新卡大多很脆,跟地面容易产生缝隙。高手用旧卡,手法老道、脑回路清奇,容易抓住机会把你在平整地形的卡“粘”过来。

所以每次买了新卡之后,东东会进行老化程序:通常是喷上少量的水(太多容易变形),在墙的边缘膜一膜。

东东每次做这个过程都非常精细,也很有经验,以致朋友都找他堡卡,他说你这是松木浆制的,外焦里嫩续航时间长,适合用苏打水,而要是槐木浆制的,得用盐水。

打卡这个活动,对地形的把握和膀胱的容量有很高的要求。常常是蹲一下午,腰也不疼,腿也不酸,你就在气势上赢了对手。

……

男孩子间另一个活动是弹玻璃珠。

规则也很简单,挖个小坑,谁进了坑,谁就是吃了蘑菇的超级玛丽,弹到谁,谁的球就被赢过来了。可还有一个神奇的规则,没进过坑的球,可以把进过坑的弹到坑里,自己再进坑,把对方再弹出来,就赢下这个球了。

东东那时候买的玻璃球是一毛钱一个,一块钱给十一个,玻璃里面有带颜色的叶子,有点像眼睛。还有瓷质的,两毛一个,算是贵族。而最珍贵的“水晶”,藏在一般的玻璃球中,买不买得到,得看运气。

比较屌丝的手法使用拇指弹,贴地,稳但不会太偏。不过东东有个大神同学使用中指,站着弹,常常砸中两三米之外的敌方玻璃珠,天降正义。

不过爸爸妈妈不是很喜欢这项活动,因为东东每次回来手和裤子总是脏兮兮的,你怎么又跪在地上了,下次衣服你自己洗!

东东的解决方案是,放着。因为总是过了第二天妈妈就帮忙给洗了,开心舒服。

弹玻璃珠这项活动还给了东东的发小另一种看待问题的思路,他启发东东:你看,我说今天输了六个球,是不是很伤心?但我要说我掉了六毛钱,就一点都不心疼了!

东东觉得他说的对啊。

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-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成长在00年代的90后的集体回忆还是很丰富的。

我的小小世界里有吃不完的零食、摔不坏的玩具和约不烦的好朋友。他们带给我无穷无尽的快乐,让我在童年里无忧无虑地成长着。

如今别说童年,连青春都不敢提起地老泪纵横哭在键盘面前。

愿早已分别的你们各自安好吧。

她们都老了吧?

她们在哪里呀?

幸运的是我

曾陪她们开放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