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考前写给自己的信

按:成文于2013年9月(高三伊始),收到时是2014年儿童节。有改动。

我无法想象,缚在时光的年轮上摸爬滚打了几十个春秋以后,会剩下怎样两副苍白的面孔诉说着青春的故事,会是怎样一滴泪,苍白地掉进会议的花海。我无法想象,会是哪几幅残缺的画面伴我喘息过生死之际的弥留,会是哪个可爱的人儿在我眸前闪过,然后扔我走向冰冷的黄泉。我无法想象,我,会给这个伟大的人类文明,留下怎样的斑斓。

当我胡乱地冥想这些悲伤的句子时,我还在看《感动中国》,哇哩哇啦淌着热泪——可这一晃就是高三。

我想的太远、太虚,甚至想到死亡——可眼前呢,我正踏入了我的流变之年。

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真实。

我对高三已早有耳闻。可就像新娘子盼着结婚,没到时一直盼啊盼,还默默许下心愿,可真到这一天,除了傻笑她便什么都不会。

想些什么呢?

太多太多涌入脑海,我什么也抓不住。

……

楼下传来军训嘹亮的口令,我想起两年前那个兴奋地不知所措的我。两年了呢。

我曾愉快地走到新湖边上,不小心走到死路,无意瞟见亭下的人影,世界好小;我曾跑早操被加罚,憋着怨气喊出口号,跑完后饭也吃不上;我曾呆呆地站在窗前,挽着手臂审视杨树枝叶,吟成一首念奴娇;我曾躺在操场中间,遥望点点闪亮夜空;我曾自在宿舍里,哼着寂寞也走掉的小情歌;我曾坐在广场的路灯下,读老舍的家春秋;我曾在天桥下,羡慕地看年轻人的曳步舞;我曾中午留在教师,疲倦地打着瞌睡;我曾感叹这样那样的明媚午后;我曾在熄灯前跑到隔壁寝室谈天;我曾带人经过凄清的夜后街;……可这一晃呢,可就高三了呀。

高三了呀。高三了啊。

九月的秋色如期而至,仿佛一夜之间就铺满整个校园。天朗气清,微风催着南飞的燕,薄暮也只留给人惊鸿般的一瞥。操场上那堆绿帽檐下已不是当年熟悉的脸;胸前蓝色校徽倒显得格外扎眼。

一切都是前所未有的真实。

一个人在时光的罅隙里静静的思考才算得上成长。我越来越体会到这句话背后的力量。

人是棵有思想的苇草。渺小而不可侵。我倾倒于人类的伟大、思想的伟大。世界上最绝妙的奇观莫过于人类本身。同时,思考令我满足。

“有能力的人,为人类谋幸福,这是任务”。我欣赏这句话。学识、见识、胆识,也正如我所追求。

有一种青春叫高考。也许我应当感谢高考对我的淬炼,尽管哪天我会为它落泪。我将平静而坦然地面对。

我要为自己的未来争一个更宽广的平台。

你等我。

后记

东东说这是他的仲夏夜之梦,所谓诗和远方、血一般的残阳和手中明晃晃的倚天剑。

这是他亲手筑起的大卫像,这是他自觉的肇始。只不过,跟高考撞了个满怀。

他自己也讲不清到底是好是坏,它只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