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丞喃旧事】网名的故事

东东说他大抵是属于换网名比较少的一类。网名对他来说多少有些自醒和自况的意味。值得拿来说道的,大概有以下三个。

#1 开拓者:纯真年代

东东上来就说第一次注册QQ的时候,他一下子注册了三个。

我说你这好有远见,要知道那时候八位的QQ很稀少的,现在都10位吧,还是2打头的。

东东说并没有,他只是打算把各个圈子分离开来,分别对应同学、家人和网友。

我说你这是蛋疼。

东东不理我,接着说:我清晰地记得,那是个周五,我要了几乎所有同学的QQ,周末的时候把他们都加了一遍,而“开拓者”这个ID也成了周一早晨闲聊的话题。其实现在想想,网名这种事情背后的故事应该是不方便问的,在一部分人看来网名正是要传情达意的,另一部分看来是追求逼格的。总之就是不太好放在明面上说吧。但那个时候不懂啊,朋友门都问我,你为什么叫“开拓者”啊。我告诉他们:‘我爱学习,学习使我快乐。’

我说这是假的。

当然是假的。我能想起最相关的一个原因大概是这样:我当时有个要好的朋友,网名叫步行者,然后座右铭是“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”,所以就步行者了。你看多正能量。那时的我觉得也有道理,就模仿一下吧,我就叫“开拓者”。

那时候我的圈子里流行的风气是点亮资料卡下面的图标。但又舍不得花钱充钻,就手动一个个地去点灰色的那些图标,看它点亮的标准是什么。我记得那时候我玩了QQ堂、找朋友刷了QQ飞车到12级还是多少级、自己刷了炫舞,甚至把什么3366小游戏啊、四叶草图标的朋友网啊都点亮了。当时好像QQ音乐每天听半个小时才能维持一直亮,QQ拼音也要每天都用,所以我的电脑里装满了腾讯的客户端。我那时点亮的图标要有三四页吧,现在想来真是好蠢好单纯。

不过,“开拓者”真是极好的名字。那时候什么都是新鲜的,个人的每一天都是新鲜的,时代的每一天也是新鲜的。我的似水流年肆无忌惮,无边地伸展在未知的日子里。

#2 Mr.simple:非主流少年的救赎

后来时代变了。

非主流来了,我杀马特了。我迷上韩流,说一口流利的火星文,浑身上下散发着忧郁的眼神。

有个组合叫Super Junior,他们有一首歌叫Mr.simple,MV里东海很帅,韩庚很张扬,我就叫”Mr.simple”吧 。

但真实的故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。

真是的故事是,我发现了人性的阴暗面。我发现自己是个自私透顶的小人。

与之对比的是,我的同桌是个好人。他很胖,但人很好。

(我说你这么说不找打么。东东说没别的意思,我就是吃不胖你来打我啊。然后东东就被我打了一顿。)

东东说我们继续吧,你这真是带的一波好节奏。我那个同桌就是带我的节奏的。我那时正是要提醒自己千万要单纯,就取了“Mr.simple”给自己。鲁迅不是给自己刻了个“早”么,就让“简单”二字刻在我的心底里吧。可是,你知道么,简单从来不简单。

那时候我们两个是班里写作业最快的。闲下来的时候我门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。我印象最深的有二:

一是桌上乒乓球。两本硬皮书,一排字典,一只乒乓球,一划拉而已。印象深是因为被班主任逮到了,他脸红,我也脸红。

二是自制大富翁,玩过一整个晚自习。印象深是因为被值班老师逮到了,他脸红,我也脸红。

后来毕了业,我写下一篇日志,专门记录这些小事情。可我现在再看,竟然有一半的梗记不清了。你看,就算是说出来了,也想不起来了。

我在我的同桌身上学到两件事情,一件是宽容,另一件也是宽容。可Mr.Simple 这个名字却陪我走了六七年。简单,从来没那么简单。

#3 Always Blue:我的大学

这个是现在在用的。这是我学到的最受用的一件事情。

起源是《硅谷》这部美剧。剧中有个情景,大概是这样的:一群程序员聚在一块,高喊着”Always Blue!”,其中一人抛起一个黄蓝相间的小球,接在手里时若露出的部分都是蓝的,就是一阵欢呼。

粗看好无聊的,这大概是自黑无趣的娱乐方式吧。但在那一季的末尾,这一情景又出现了,就像按下了重置键一般。在座的各位,也经历了这样那样的变故,但依旧喊着那句”Always Blue”。

有些事情,就像抛起的小球——你不能期望它落下来时总是蓝的。

#4 ddlee:美丽世界的孤儿

我说你不是说只有三个么,怎么又冒出来一个?

东东说,你不能期望它总是蓝的。

(我:干你大爷)

东东说他混得个爱称叫李东东,翻译成英文是DongdongLee,简写就是ddlee。但这爱称来的有趣。

那时化学学蒸馏操作,仪器里有个铁架台,我给写成铁架头了。

化学老师批:这是?东东

然后我就成李东东了。某种意义上说,这叫赐名东东。

找第一份实习的时候,HR问我要一个英文名字,我说那就Davis吧,但我没好意思跟她说我有Middle Name是Dong。

。。。

(东东还要说,但我跟他说你不能期望我总不干你大爷。)

后记:网名的故事

东东说这些网名里满满都是时间的印记,而且是专属于他自己的。还有那些个性签名也一样,它们记录的是我心底里那个不能说却特别想说、没人提起但我又特别想提示他们提起的秘密。短短几字、寥寥几行,保存下来的是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小小的心思和念想。

或许作为公民我们的名字只有一个了,但网名却数不清——它们可不是别人用来区分谁是谁的代称,它们是岁月这个懒散的老头儿,这里逛逛、那里踩踩,写在你心坎上的到此一游。它们是那段时间在你生命里存在的善意的证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