鸵鸟的旅行

按:转载自高糖少女张小万的豆瓣日记

我们总是在晚上开车出去,向东

为了躲避限号,以及比数字更局促的耐心

偶尔会在便利店停留,

收银员总是一语不发,像尊橡皮泥做的大佛

早早地学会了不在夜晚开口

不撞那大概率的对色霉头:“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

 

没什么拦得住我们

在口香糖彻底失去胶性前,

我们就会抵达想象的边界。

 

你拿着油腻的三明治包装纸

四处逛着,像个笃定的传教士,

或者一位拥有望远镜的博物学家

精通人生以外的任何学问。

“这是座岛。”你肯定地判断,像

你肯定此刻心里的水声其实来自四面八方

 

在雾气的晃动中,我们开始变得

浓郁、潮湿,像两颗丰满的细胞

游出盛年的风尘。

 

看着芦苇慢慢被露水压弯,

黑暗线条像圆舞曲终章的音阶一样

渐次低沉,

沉入我们的影子:

它像月亮一样圆满,

使所有悲哀已无可倾诉。

 

我们在身侧挥动手臂,无意识地等待着

太阳终于出来了。你忽然失声痛哭

“这是座岛啊。”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